聚焦:三大悖论(图)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dkaiwen.com/,帕索斯费雷拉

伊拉克具有历史意义的选举着实让伊拉克人掉进了“选举悖论”的泥潭:一方面,盼望着能够独立掌握国家命运的候选人希望大张旗鼓地宣传选举,鼓励选民积极参加;另一方面,在各武装组织的恐吓之下,候选人又不能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。选民们手握权力,却不知行使它会为自己带来怎样的结果,甚至,连投票点的分布也要保留到最后一刻才能公开。

在伊拉克,大部分什叶派选区选举准备进程相对顺利。但是在那些暴力活动猖獗的地区,准备进程便如同“地下工作”一般“偷偷摸摸”。

“参与选举的人都知道,他们是在冒险。”伊拉克独立选举委员会高级成员法里德·阿亚尔说。

在逊尼派聚居地区,人们几乎看不到任何竞选造势活动,参加30日选举的7600多名候选人的名单在选举前5天才被公之于众。

在巴古拜和其他动荡地区,无论是选民、候选人和安全部队,帕索斯费雷拉都可能因为参与选举而立即遭到致命的报复,暴力威胁使那些希望参加选举的人成为了“地下工作者”。

伊拉克选举的第二个悖论在于,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选举关注潜在的获胜者不同,伊拉克选举中人们更关注的是投票者。美联社指出,决定这场选举成功与否的最主要因素其实并不是“选谁”,而是“谁选”,确切地说,就是投票率。

但有意思的是,不少观察家注意到,虽然美国向伊拉克人鼓吹“投民主一票”,但实际上美国最关心的既不是“选谁”,也不是“谁选”,而只是选举举行本身。

除了普遍投票率,逊尼派的投票率更是焦点中的焦点。一个相对稳定的政府需要他们的参与,否则即使伊拉克能结束目前的流血冲突,未来也很可能陷入新的教派之争。

但由于布什政府亟需一场“胜利”来把公众的视线从日益增长的美军伤亡数字上转移,选举势在必行,参选人和选民这些选举的主体反而成了附加物。简单地说,选举的目的似乎就是举行选举本身。按照美国总统布什的说法“只要他们去投票就是胜利”。

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中东学院院长拉希德·哈利迪则总结得更加直接。他说:“无论发生什么,美国政府都会宣称胜利。”

美国总统布什28日鼓吹伊拉克选举的“开创性”,称之为“整个中东的榜样”;但对于选前混乱的安全局势则一带而过。

但是,历史学家指出,伊拉克选前遭到抵制,派别积极性相去甚远,主导者并非伊拉克势力,反过来又有人指责外来干涉,所有这一切其实并不新鲜,活脱脱就是上世纪20年代至50年代英国控制下伊拉克选举的“重演”。

布什28日在美国新任国务卿康多莉扎·赖斯的就职典礼上显得雄心勃勃,他说:“这段历史(伊拉克选举)将改变世界,伊拉克迎来民主,这将成为榜样,强力推动整个中东的改革者效仿。”

虽然布什政府把伊拉克选举粉饰为“开创民主局面”的历史契机,但美国历史学家说,上世纪20年代至50年代英国控制下的伊拉克也举行过类似的混乱选举。

在西方历史学家相对推崇的1958年选举中,当时的议会席位地方选举根本谈不上“民主”。美联社记者吉兰写道:“不管投票程序如何公正,在那个英国控制下的国度,根本就无法指望一个真正代表民众的民主政体。”

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西部城市蒙特雷的海军研究生学院教授瓦利·纳斯尔说:“(伊拉克人)对于民主政体的历史印象就是一个对英国人感恩戴德的微弱政府。只要一举行进行选举,英国人就会努力按照他们的喜好打造政府。最终选举结果就是反而彻底破坏伊拉克的民主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